第127章 盲点_霍格沃茨:我哈利也有家
仙子小说网 > 霍格沃茨:我哈利也有家 > 第127章 盲点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27章 盲点

  第127章盲点

  对角巷的早晨,雪花飘落,街道热闹非凡,店员挥舞着魔杖,为自己的店招挂上由冬青、槲寄生以及松枝编织的花环。

  叮铃——

  悬铃响起,前台将目光从金券上收回,看向了大门。

  一个金发女人走了进来,她穿着深红色的大衣,头发弄成精致、僵硬、怪里怪气的大卷儿,戴着一副镶着珠宝的眼镜。

  前台连忙低了低头:“斯基特女士,早上好,这里有您的两封信。”

  “早上好,小伦德尔。”丽塔的脸上露出有些做作的笑容,三颗金牙熠熠闪光。

  她走到前台,轻轻将眼镜下拉一些,随后低眉看去,片刻之后笑逐颜开。

  “谢谢。”她说到,随后转身走入其中。

  一路走到自己的办公室,推开门来,她率先便看见了自己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个男人,手中拿着一份稿件,看得津津有味。

  “先生,这里是私人办公室。”丽塔推了推眼镜,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今天没有专访预约。

  却见那人放下了手中的稿件,站起身来:“哦,斯基特女士,我等你很久了。”

  “我记得我今天没有采访安排。”她浓眉上扬,走了进去,将皮包放在桌上:“如果是想要举报,你可以去找前台预约时间,但今天不行,今天…”

  “你一不逃,二不抽出魔杖。反而还走了进来,将包放在了桌上?”沐恩诧异的声音打断了她。

  “伱多大?在霍格沃茨上黑魔法防御术的时候,里德尔应该还没设下诅咒才是吧——你应当受过真正的防御术教育才对!”

  “你的话有些不礼貌了,请立刻出去。”丽塔斯基特皱起眉头,这才后知后觉的将手探入皮包之中,握住了魔杖。

  沐恩看着她的动作,有些诧异:“原来你也知道‘礼貌’这个词。

  那我很好奇,你是怎么想的,会对我发出无端指控的呢?”

  “你是…?”

  “哦,还没自我介绍。”沐恩脸部扭曲起来,随后一个银白毛发包裹的形象展露出来。

  顿时,丽塔斯基特被吓得退后两步,鞋跟在地上发出脆响。

  “沐恩·琼斯,现任霍格沃茨黑魔法防御术教授。”沐恩说道:“当然,按你的说法还有‘暴力份子’‘邓布利多阴谋的合作者’‘嫌疑犯’等等称谓。”

  “是你!你来这里想做什么?”丽塔斯基特语气中多了些恐慌。

  “我不做什么,我只是希望你能停止你在报纸上那愚蠢的言论。”沐恩说到。

  “那不是愚蠢的言论,只是从不同角度下对事实的合理推测。”她说道。

  砰——

  顿时,她的身影倒飞出去,砸在墙上。

  “巫师们为了不在路途上耽误时间,发明了幻影移形,你不会以为我要把这节约的时间浪费来和你耍嘴皮子吧。”沐恩缓步前移。

  “斯基特,你自己最清楚你写的是些什么文章,身为笔者的你也很清楚用什么样的形容与修饰可以调动民众的情绪。

  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为正义仗义执言的记者,你是一个娱乐文章的作者——你没和唱唱反调签约是娱乐版块最大的损失。”

  “你这是在犯罪…魔法部不会…”她踉跄着爬起来。

  嗤——

  凄厉的惨叫出现,鲜血溅射在墙面,一个血洞出现在她身上。

  “停止你那些不实的报道,我最近很忙,别耽误我的时间。”沐恩再次说到:“如果你想赌我会不会杀你,你大可一试。”

  随后,办公室中只剩下了粗重的喘息声和低低的呜咽。

  “别等了,外面听不到你的叫声,魔法部的傲罗也不会来到这儿。”片刻之后,沐恩才终于开口打断了她的幻想。

  这女人似乎有些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姿态,一直在拖延时间。

  “我现在还有一个问题。”沐恩看着她。

  她终于面对了现实,屋外寂静无声,她借着眼角余光,只能看见窗外雪花都静止在了天空中,那些熙熙攘攘的声音也不曾穿透进来。

  随后她咬着牙,强忍着剧痛:“您…请说,琼…琼斯先生!”

  “我想知道,你到底是怎么知道两年前的事的。”沐恩缓缓开口:“我想斯克林杰没胆子告诉你才是。”

  这个事情他曾经不止一次的以为过去了,却没想到年年都被翻出来。

  他的话语不急不缓,落在斯基特的耳中,却如同晴天霹雳。

  “等等…什么?”她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来,此时她精致的发型以及妆造都乱成一团。

  两年前的那个案子…真的是?!

  还有斯克林杰,傲罗办公室主任——他也和沐恩琼斯有关系?!

  “你不会要告诉我,你只是猜测两年前的案件与我有关吧。”沐恩有些发笑:“我先告诉你,去年魔法部也是用这个理由抓捕的我。”

  “等等?!不是…我并不知道,我只是猜测——合理猜测!我是记者,那只是为了调动读者们的兴趣的手段而已——我绝不知道那是您的手笔,不然我怎么敢——”

  “你连邓布利多和救世主都敢写,还有什么不敢的。”沐恩无奈着苦笑摇头。

  看来只是这些小手段,还震不住这个女人。

  也是,毕竟也算是在这个魔法界混得有头有脸,游走在各种危险话题中的角色,心思不多,估计早就把自己玩死了。

  想着,他抬起手来,那手化作一只蓝紫交错,如同星空极光底色的巨爪,朝着她抓去。

  “不——真的不是我——”

  轰——

  巨爪猛的攥成一个拳头,沐恩神色诧异,严肃起来。

  他收回攥成拳头的手爪,只见一只甲虫躺在他的掌心。

  突的,一道灵光在脑海中乍开,贯通一切。

  他翻转手掌,甲虫虚弱的倒在地上。

  下一刻,整个人消失不见,气流在密闭的办公室中卷起,稿件们翻飞在天,随后如同落叶般飘落在地。

  办公室中,地面上,那只甲虫快速回归人形,她连忙翻身站起,检查着自己的全身上下。

  然而——什么也没发现,后背砸在墙上那似乎骨头都要断掉的疼痛,身上的血洞,都如同一场幻梦。

  整个办公室只有那散乱在地的稿件和翻倒的墨水瓶,可以证明刚才发生的事情。

 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,外面突然传出了有些紧张的问询声。

  “斯基特女士,你还好吗?我们听见里面似乎有些声音。”

  不,一点儿也不好。

  然而,她却不敢说出来,她情绪调整得很快,已经知道自己在不经意间惹到了不该惹的人。

  而这,只是一个警告。

  或许是唯一一次警告,她也不确定,但她绝不敢赌。

  那个家伙在与邓布利多和魔法部有关系的同时,行事却又完全摆脱了两者的束缚…

  想了想,她连忙回应——

  “汪汪!”

  ?!

  斯基特顿时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
  “发生了什么?斯基特女士,是有野狗进房间了吗?”门外连忙焦急的问到。

  斯基特眼中升起绝望,她忽的想起了自己前些日子探查到的一件魔法部的隐秘。

  魔法部高级副部长遭受诅咒!

  这件事只有少数人知道,而诅咒具体是什么,更只有少之又少的人知道。

  而她,恰好通过自己惯用手段,知道了乌姆里奇到底遭到了什么诅咒——变成了一只癞蛤蟆。

  现在,她的境遇如此相似。

  一个发出狗吠的…记者…

  想及此处,她头脑一片空白,栽倒在地。

  霍格莫德村庄中,汽笛声响起,邓布利多站在窗口,看着即将启程的列车,内心思绪纷飞。

  身后,突的响起空气扰动声。

  “你一般不会来,来了就代表不是一般情况,所以会直接幻影移形…我在想,这是不是一个死循环。”

  “你这就有点刻意抹黑了,如果是一般要紧的事情,我都是直接落点在帷幔之外的。”沐恩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。

  邓布利多转过身来,手中还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糖浆,脑袋上戴着尖角睡帽。

  “你知道丽塔·斯基特靠着什么获得那些秘闻的吗?”沐恩笑到。

  “庞大的关系网?还是民众的举报信件?”邓布利多饶有兴致。

  “是阿尼玛格斯…这家伙用阿尼玛格斯这件事在报纸上攻击我,而她自己才是个真正的未注册阿尼玛格斯。”

  说到这儿,他都不禁感到可笑。

  “她的阿尼玛格斯,是一只甲虫!”沐恩再次说道。

  邓布利多苍老的手放在温热的杯外,手指轻扣着瓷杯,发出细微的叮叮声。

  随后他看向画中人,却又收回目光。

  “先从学校内开始,如果没有找到,晚间可以再行于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安排检查。”

  说着,他抬起头来:“沐恩,能不能麻烦你联系一下西弗勒斯,我会联系米勒娃,让她告诉孩子们禁止将宠物带去霍格莫德。

  我一会儿会前往禁林,另外为了以防万一,我建议你们拿上一个窥镜,做一番修饰。”

  “随便吧。”沐恩耸耸肩,脸上期待神情毫不掩饰。

  “记住…还请不要…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沐恩轻松的笑了笑。

  “我不会当着孩子的面弄死他的,等等,我们都不确定他是不是孩子对吧!”

  说罢,他转身下了楼去。

  邓布利多无奈的叹气一声,最后只能露出苦笑,谁都知道小巫师修成阿尼玛格斯的可能虽然有,但实在说不上有多大。

  而且若是谁在校含着曼德拉草一个月,不可能有教授不知道。

  假期校外施法,也容易被魔法部所检测。

  所以小巫师未毕业前学成这个魔法而不被任何人知道的概率,实在太小。

  八成可能要遂了沐恩的愿,是有外人潜入了学校中…他就怕沐恩当即出手,直接在一群孩子前将那家伙给弄得血肉横飞,不得不出言提醒…

  沐恩这边刚走到楼下,正好撞见了在礼堂的哈利和赫敏。

  两人还是选择了走月光堡,毕竟只需要将其当做一个中转站,便可直接抵达伦敦。

  “琼斯教授,我们什么时候走。”

  沐恩摇摇头:“有一些突发情况,可能还有一会儿,其实你们可以自己先回去,路西法会为你们开门的。”

  “哦…那还是不用了,我们先做作业吧。”哈利和赫敏连连摇头,并不急躁。

  急也没用,各科老师都安排了许多作业,就算急着回去了也迟早得花时间在这上面。

  “随便你们,去吧。”沐恩随意的点点头。

  两个孩子告别沐恩,回到礼堂之中,哈利好奇问道:“赫敏,你圣诞节有什么安排吗?”

  “我爸爸说去奥地利旅游。”赫敏笑到:“他说带我们去看音乐剧,我爸爸一向很喜欢音乐,你知道的。”

  “奥地利…”哈利念叨着,脑子里面转了一圈,提到这个地名他只能想起格林德沃这个赫赫有名的黑巫师。

  “嘿,波特。”弗雷德和乔治走了过来,有些疑惑:“你们圣诞节不回家?”

  “这话该是我们来问吧。”哈利笑道:“你们不回家吗?”

  “爸爸妈妈他们要去埃及看望查理,我们懒得跑,所以我们家的基本都没回去。”弗雷德解释道。

  乔治笑了起来:“珀西很严肃的说他在这种危机时刻,要和教授们坚守在同一阵线。”

  “教授们其实也不一定都呆在学校。”哈利笑了笑,他对珀西略有了解,不止是从弗雷德和乔治口中,而是从那时常在楼道里面响起的批评声中。

  只能说,他确实有在恪守级长的工作,起码这一点值得尊重…

  “弗雷德!乔治!”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,几人扭头看去,只见一个男孩气喘吁吁的跑过来。

  是罗恩。

  “你们…你们要去…去霍格莫德吗?”罗恩问到。

  “没错。”弗雷德点点头。

  罗恩脸上露出喜色:“霍格莫德有宠物店吗?”

  两人对视一眼,摇摇头:“很抱歉,话说你终于决定抛弃斑斑了吗?”

  “真可怜,你们曾经相濡以沫,同床共枕,而你已经开始惦记其其他的宝贝了!”乔治故作悲怆的说着。

  “哦,别闹了。”罗恩很担心的将一只肥墩墩,但没什么精气神的老鼠从兜里拿了出来:“是药——斑斑它好像病了。”

  乔治打量了两眼,随后安慰的拍了拍罗恩的肩膀:“别想太多,它可能不是病了。”

  “确实,他可能只是单纯的要死了而已。”

  听到这话,那老鼠还在罗恩手上抽搐了两下。

  两兄弟看了眼时间,无奈点头,他们想攒点钱其实不容易,不过…

  “我们会看看的,不过我先提醒你,霍格莫德没有宠物商店。”

  “不过倒是经常有卖宠物用品的摊贩,没遇到的话,我们也无能为力!”

  两人说完便告别了几人,转身离去。

  赫敏疑惑的看着那只老鼠:“它生病了吗?”

  罗恩点点头,将它放在了桌上,先和哈利打了个招呼,语气有些紧张,他听闻过哈利的一些事,密室传闻之外的,似乎很不好惹…

  “你好。”哈利笑着点点头:“似乎我和韦斯莱家总很有缘,到现在为止我已经认识四个了。”

  “珀西吗?”罗恩觉得哈利这话莫名其妙,他们家现在还在学校的就有五个呢。

  “不是,是查理,他去罗马尼亚的龙场了对吧。我是在他假期实习的时候遇到他的。我指的是认识的,有交流的!”哈利解释到。

  “哦,那你应该会很想认识我妹妹的,她很崇拜你。

  前两天她还在休息室里像赫敏一样帮你说话,当然,她没像赫敏一样给那些家伙一个教训…你们怎么了?”

  哈利看向赫敏,眼睛瞪大:“哈?赫敏…你把别人揍了?”

  “没有啊。”赫敏摆了摆手,脸有些僵硬发红:“额…我在练习魔咒,然后不小心歪了一点,意外事故!”

  明明去年还因为这种事说过哈利呢,结果今年…额…反正我不承认!谣传而已!

  哈利脸上露出微笑:“哦…好吧,谢谢你的意外。”

  赫敏脸更红了。

  “没什么,说老鼠吧…我记得在五年级要学的魔药里面有一个叫做活力滋补剂的,如果弗雷德他们没买到药剂的话,你可以去问问珀西。”赫敏调转话题。

  “哦,谢谢。”罗恩点点头,说着,他也没看斑斑,转而看向了哈利,好奇的问起了之前的一些传言。

  这种机会可不容错过…

  西弗勒斯和沐恩从楼下缓步上行,两人决定先去猫头鹰棚屋看一看,然后再从小巫师们的宠物下手调查。

  摄神取念不能探查动物,但如果根本不是动物,反而就可以做出有效筛选。

  虽然这个方法有些大海捞针,不过他们已经厌倦了和那个藏在阴暗角落的家伙玩猫捉老鼠的游戏。

  哪怕是斯内普也不例外,他对孩子们确实算不上多负责,但是霍格沃茨的动荡是他不想要的,那很麻烦,尤其是现在决斗俱乐部弄得火热的情况下。

  两人从阶梯一路走来,行至礼堂,斯内普听见了两个声音,习惯性的扭过头去看了一眼。

  哈利·波特和赫敏·格兰杰。

  还有一个…罗恩·韦斯莱…

  斯内普脸不断抽搐,身子僵在原地。沐恩回头看了一眼,有些奇怪。

  “你愣在那儿做什么。”

  “不!”他的语气极度冰冷:“我知道该从谁先查了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z88.cc。仙子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xz88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