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 另外一桩旧案_心声暴露后,我把暴君急哭了
仙子小说网 > 心声暴露后,我把暴君急哭了 > 第110章 另外一桩旧案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10章 另外一桩旧案

  苏眷看着系统面板,只见面板列表上已经有几个人的名字。

  平国公,莫尚书,平伯候,中书令等人都出现上面,进度条长度不一。

  平国公的进度条是满的,莫尚书和平伯候皆是一半,像柳悬,宋千杭以及谢浔,都只有一小截,甚至还有那个只见过一面的沈如悔,进度条是空白的。

  列表上还有一些被隐藏了姓名的人。

  苏眷顿时有了猜测,【我明白了,系统是要我助力这些人入朝效力,扶持新帝登基。】

  她试图询问系统新帝是指谁,但系统仍然还是处于失联的状态。

  好在,她已经有了方向,接近这些人才,让其为朝廷效力。

  一旁的谢浔也好像听懂了,神器要苏眷搜罗天下有才能之人,扶持新帝登基。

  但她好像完全没猜到这个新帝是指她自己,还以为,是要扶持别人。

  谢浔嘴唇动了一动,到底是没提醒她。

  算了,这时候要是说了,这心里话要是让旁人听了去,就麻烦大了。

  马车上,苏眷仔仔细细的看了列表,就目前出现的这些人,其实有的还挺麻烦的。

  她叹气,【宋千杭别说入仕了,活命都费劲,要不了一年,就会被宋千帆毒死。】

  谢浔惊,宋千帆竟然连自己的弟弟都下得去手?

  【沈如悔在哪里都不知道,连他什么身份没搞清楚.】

  谢浔眉头一蹙,竟还有沈如悔。

  他前不久便找人查过这个沈如悔,身世不简单,此人若想入仕,当真是难。

  【柳悬吧,只要能顺利定品,入仕不是什么难事。】

  谢浔轻嗤一声,看不出来,苏眷对柳悬评价还挺高的,不过这呆子确实有这实力。

  【宋千杭和沈如悔其实都还能想想办法,就是这个谢浔,实在难搞啊!】

  苏眷重重的叹了一口气。

  谢浔暴躁了,什么难搞!?

  小爷我怎么就难搞了,对柳悬就那么有信心,到了小爷我这,就一句难搞?

  你什么意思呢?

  【不学无术,整日逛花楼.】

  小爷我那是遮掩锋芒!

  【纨绔败家,只知道喝酒玩乐.】

  我那是为了掩人耳目,护谢家周全

  【天天穿个红衣裳,招摇得很啊。】

 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你懂个屁!

  【算了算了,先不想了,走一步看一看,目前看来,先找到沈如悔,救宋千杭是最重要的,谢浔就先放一放。】

  苏眷下了马车,往百花楼里走去,被小二带上了雅间。

  谢浔在后面,后槽牙都快被咬碎了,凭什么他们就最重要,小爷我就得先放一放?

  这一刻,他心里极度不平衡,觉得苏眷偏心。

  雅间里,认识的人都在。

  好几日没见到宋千杭,苏眷发现,他好像沉稳了一些,眉目间多了些愁绪,可能是在王府里和宋千帆起了争执。

  【听说宋千帆最近频繁接触朝中大臣,现在外头隐约都在传,敬王府有谋逆之心。】

  宋千杭眸色微沉,确实是这样,其中多多少少是受了沈如悔那话本子的影响,韩王的手段,愈发阴险了。

  “若是当日的人没看错,沈如悔确确实实是被从韩王府后门押进了府里。”

  柳悬指腹反复摩挲着茶杯,“看来,要去一趟韩王府了。”

  “可是韩王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沈如悔?”苏眷问。

  【如果我是韩王,就直接杀了沈如悔,为什么还要把沈如悔带到自己的府里,这不是等着别人找上门来吗?】

  几人都看向了苏眷,刘妙青颔首,“其中必有问题。”

  苏眷说的没错,如果自己是韩王,单单就是为了利用话本子在京中散播一些不利于敬王的言辞,最好是杀了沈如悔,可他却带进府里,留下这么大的一个隐患。

  【他带走沈如悔,难道根本就是在等着别人上门?】

  宋千杭眉头轻蹙,“什么问题?”

  谢浔却看向了柳悬,“那就要问问这呆子了,沈如悔究竟是谁,值得韩王这么费尽心机。”

  众人目光顿时都看向了柳悬。

  柳悬沉默片刻,对上几人目光,“沈如悔的祖父,崇武年间曾任都察院右都御史,沈赫章。”

  沈赫章的名字一出来,刘妙青和宋千杭皆变了脸色。

  谢浔显然早就知道了沈如悔的身份,并不惊讶。

  崇武年天后在位,那些事,苏眷并不是很清楚,“既然祖父曾是朝中一品大臣,沈如悔为何会沦落到如今的境地?”

  【竟要靠写话本子维持生计,这日子过的,也太惨了。】

  在场,也只有苏眷不知情了。

  柳悬缓声道,“这就要说到另外一桩旧案了。”

  天后在位时,后宫有几位内宠,育有六位皇子,大皇子早夭,其中,最为出众的,当属二皇子以及三皇子。

  夺嫡之争,主要在这两位皇子之间。

  二皇子妃是当时如日中天的裴家大姑娘,裴家嫡子裴谦,是受天后极为信任的定北军主帅。

  二皇子和三皇子相争多年,天后的心逐渐偏向三皇子,也就是当今陛下。

  当年,储君人选即将落定,二皇子却反了,天后行事向来狠辣果断,二皇子府家眷一律抄斩,裴家也受到了牵连,无论男眷还是女眷皆死罪,株连三族。

  当时,朝中不少人都为裴家说情,但不是被罢官就是被降品罚俸,沈赫章便是其中一人。

  裴家被株三族,满门抄斩,连当时刚满月的裴小公子都没放过。

  当时沈赫章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上奏天子,悉数定北军的功绩,指责天后,为君不明,受奸佞蒙蔽,德不配位。

  天后大怒,将沈赫章打入了刑部大牢,再有为二皇子同党说情之人,一律视为同党,满门抄斩。

  沈赫章在牢中,得知裴家满门抄斩后,写下了长篇血书,言辞间依旧是对天后的谴责,随即自尽于在牢中。

  凡沈赫章后人,皆不得入仕,以此警示天下人。

  从那后,再无人敢提当年的二皇子以及裴家。

  沈如悔的父亲郁郁不得志,年仅四十便走了。

  苏眷是真没想到,在沈如悔身上,还有这么一段往事,【难怪他明明满腹才华,却只能靠些话本子维持生计.】

  苏眷看向几人,突然问,“裴家当年真是二皇子谋反的同党?”

  谢浔:家人们谁懂啊!我堂堂平国公府世子,不但比不上柳悬!竟然还没有一个沈如悔和宋千杭重要!恳请大家给我投票票,提高小爷的小气,我要让这个女人后悔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z88.cc。仙子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xz88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