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章 员外郎这病来的可真是太不凑巧_心声暴露后,我把暴君急哭了
仙子小说网 > 心声暴露后,我把暴君急哭了 > 第147章 员外郎这病来的可真是太不凑巧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47章 员外郎这病来的可真是太不凑巧

  刑部案子告一段落,将近过了三个月,吏部授官之事才终于落定。

  京中不少人家张灯结彩,喜气洋洋。

  这日早朝,文武百官互相攀谈而来,苏眷一路也见到了不少的新面孔。

  她打了个喷嚏,环顾四周,见没人注意到自己这里,赶忙从官袍袖子里取出帕子擦鼻涕。

  【都怪这天,动不动就下暴雨,鼻子可真难受。】

  不少人都看向了这边,只见员外郎站在人少之处,背着身子,肩膀抖动,时不时打两个喷嚏。

  员外郎这是染上风寒了?

  仗着老皇帝不在,苏眷一边擦鼻涕,一边唾骂,【整整一个月没休沐了,老皇帝自己不休息还要带着臣子一块,害我生着病还要上朝,真是没天理,人家生产队的驴好歹都能歇个一两天的。】

  不少朝臣连声附和,可不就是这么个理吗?

  为了刑部的事,他们连带着也是整整一个月没休沐,马都禁不住这么熬啊。

  【妙青都升五品了,就我还是个登不上台面的从六品员外郎】

  【事是没少干,官是一点也没升,还得天天来上这个破朝。】

  就是就是!

  对比三年前,还是这么个破位置,还是这么点俸禄,塞牙缝都不够!

  不少人朝苏眷投去赞赏和鼓励的眼神,就这么说下去,等会进了大殿,他们可全指望着员外郎了,可得好好在陛下面前叨叨几句。

  这要再不给休,家都要散了啊。

  户部莫尚书看苏眷的目光实在是无奈,这丫头办事是真稳妥,当日又是协助京兆府办案,前几个月又协助刑部办案,户部的事也都办得妥妥贴贴,但凡这丫头平日里少点话,如今升五品的可不就是她了?

  文武百官却全都盼着她这张好嘴,员外郎今日病了,怨气肯定更大。

  众人奔走相告,一个个神情激动,休沐有望啊!

  下一刻,众卿陆续步入金殿,苏眷又打了个喷嚏,她用手捂着,但动静还是不小。

  大殿中一片寂静,不少人激动的肩膀都在抖:就是现在!

  快骂啊员外郎,快使出你那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。

  我等小命可全都攥在你一人之手了。

  背负着满朝文武希望的苏眷悄咪咪的又拿出来帕子,看着帕子,目光有些嫌弃,但还是擦了一下鼻涕,【唉,感染风寒就是难受,头晕眼花又难受.】

  老皇帝竖起了耳朵,这丫头病了?

  群臣亢奋,来了来了,员外郎带着她那张为人鸣不公,为人鸣不平的巧嘴来了。

  下一刻,苏眷的声音继续响起,【什么好人能整整上一个月的早朝都不休息.】

  不甭管是新来的还是老熟人,众卿纷纷竖起了耳朵:来了来了!

  这一刻,他们仿佛看到了休沐日在同自己招手。

  【真不愧是老皇帝啊!】

  众卿:“???”

  【皇帝尚且如此勤勉,我等臣子都要向他看齐才是,不就是感染风寒而已,不是什么大事。】

  众卿:你没事吧?

  文武百官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,这员外郎怕不是病糊涂了?

  方才在外头可不是这么说的啊!

  老皇帝目光狐疑,这丫头还能有这觉悟?

  苏眷抹泪,【不上朝,毋宁死啊!】

  文武百官抹泪:果真病糊涂了!

  听听,这说的是人话吗?

  翰林院袁学士哀嚎:完了完了,连员外郎都不中用了,这下真是休沐无望了。

  当日早朝,时不时就能听见苏眷打喷嚏的声音,伴随着一句又一句即将病死在金殿的话,最终老皇帝都听不下去了,早早就散了朝,召了几位近臣议事,又吩咐内侍去宣太医到国公府去给苏眷瞧瞧。

  瞅着苏眷这惨状,老皇帝心软,令满朝文武自次日起休沐五日。

  群臣雀跃。

  苏眷脑袋昏昏沉沉,刚出大殿,就有不少人围了上来,对她嘘寒问暖。

  “小苏啊,你这病怎来的如此凶猛?”莫尚书道。

  苏眷抽抽噎噎,把鼻涕吸了回来,“风寒而已,不碍事的,我年轻,修养两日便好了,劳莫尚书牵挂了。”

  【还是莫尚书关心我啊。】

  一旁的刑部尚书跟着叮嘱,“染了风寒可不是小事,回去可得仔细着点。”

  不少人都跟着附和,“是啊是啊,身子要紧。”

  “朝中之事耽搁一两日也不碍事。”

  苏眷目光狐疑的盯着眼前的这些人,“多谢诸位大人关怀,下官在此谢过。”

  往外头走时,她时不时回头瞥了两眼,【怎么感觉我生个病,他们这一个个的都挺高兴?】

  闻言,几人当即收敛脸上笑意,错觉!定是错觉!

  几人当即挂上一副担忧的神色,目送苏眷离开。

  【这一个两个的,脸上的笑都快溢出来了吧,尤其是刑部尚书,嘴角都快咧到天上去了。】

  刑部尚书摸了摸自己的嘴角,心里嘀咕:有这么明显吗?

  这几个月忙上忙下的,如今总算能停下来歇一歇了,可不得高兴。

  实在是员外郎这病来的可真是太凑巧了哈哈哈哈哈。

  苏眷这一病,就躺了两日,宫中送来了不少补品,都是皇后暗中差人送来的。

  她这病刚好,就碰上了静园诗会,当即出门。

  刚迈入静园,就发觉一切都不太一样了,往日的熟人如今都已半只脚迈入朝堂。

  见苏眷,刘妙青当即起身,将她拉到亭子这边落座,“昨日我去国公府瞧你,她们说你睡下了,我便没叨扰,你今日可还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苏眷笑着摇头,“风寒而已,宫中太医看过,喝了些药,如今已经好了。”

  柳悬嗓音温和,“还是要当心些,莫要吹风。”

  他目光如旧,藏在目光底下的关心,苏眷却没看见。

  苏眷:“不妨事的,倒是你们,我这两日病着,都还未来得及祝贺你们。”

  说着,她给自己倒了杯茶,看向刘妙青,“今日我就以茶代酒,恭喜妙青升任五品郎中,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,愿你往后仕途顺遂,得偿所愿。”

  刘妙青笑着饮下。

  苏眷又倒了一杯,对上柳悬和煦的目光,“我知柳兄才华与抱负,如今入仕,惟愿你,一鸣从此始,相望青云端。”

  柳悬眼眸温和,望着她,唇边笑意融融,“多谢。”

  月底啦月底啦,敲锣打鼓的求票票啦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z88.cc。仙子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xz88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