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宋千帆压根就不行_心声暴露后,我把暴君急哭了
仙子小说网 > 心声暴露后,我把暴君急哭了 > 第2章 宋千帆压根就不行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章 宋千帆压根就不行

  第2章宋千帆压根就不行

  苏眷自信心被打击得半点不剩,不管她怎么努力,都扭转不了最终天下大乱的结果。

  这会儿她已然没了当初的干劲,躺在床上,犹如一条咸鱼,觉得回家无望了。

  随便吧,爱咋咋的,横竖系统已经归西了,在这当条咸鱼也挺好,至少不用加班,吃喝不愁。

  大不了屯点钱财,偷偷跑路,藏到深山老林去,过古人闲云野鹤的生活。

  在哪活不是活?

  这难道不比‘每天辛苦做任务,时时刻刻担心自己的小命’要来得香?

  次日清晨,苏眷给从婢女手中接过茶盏,给婆婆——敬王妃敬茶。

  “儿媳给母妃请安。”

  敬王妃笑眯眯,端详着苏眷,模样乖巧,看着便很懂事,她接过茶盏,喝了一口,便拉着苏眷在旁坐下。

  “昨夜睡得可还好?”

  苏眷笑得腼腆,垂下眸眼,扮羞涩状,“回母妃,儿媳睡得极好的。”

  敬王妃心中满意,虽说这桩婚事是圣上强塞给敬王府的,但胜在这儿媳瞧着是个听话懂事,模样瞧着也不比刘妙青差。

  “昨夜累坏了吧?”敬王妃笑着试探。

  苏眷羞涩的摇摇头,“儿媳不累的。”

  【能累啥啊,宋千帆压根就不行,有啥好累的?】

  敬王妃如遭雷劈,目光落在眼前压根没张嘴的儿媳身上,“?!”

  儿媳正乖巧的望着她。

  儿.儿子不行?!

  敬王妃拽着苏眷的手都僵住了,下一秒,疑惑的苏眷喊了一声,“母妃?”

  【母妃怎么了,难不成是知道父王在书房的榻子底下藏了私房钱,今晚要偷偷去外头吃酒,所以现在心情不佳?】

  敬王妃脸都黑了,丈夫每每到晚上就说跟同僚有事商谈,回来时却都一身酒气,一问就是同僚请客,不好推脱。

  可丈夫在朝中明明没什么好人缘,哪来那么多同僚请吃饭?

  合着是藏了钱,自己跑去吃酒,竟还扯谎是同僚请客!

  怒气迸发,又不好表现出来的敬王妃,拉着苏眷叮嘱好几句,让她今日进宫时,多注意些,少说话,少做事,便不会出错。

  苏眷全记了下来,软声回:“儿媳肯定少说话。”

  她苏眷内向,向来不爱说话。

  从来没被人这么直接夸过的敬王妃脸一热,笑了,“你这孩子,我一眼瞧着就喜欢,是个实诚的。”

  说罢,她匆匆起身,往敬王书房的方向去,一通检查,果然在书房休息的榻下发现了丈夫偷藏的私房钱!

  …

  此时,苏眷和宋千帆进宫面圣谢恩。

  见到皇帝时,敬王也在。

  苏眷悄悄抬头,余光悄悄看了一眼。

  先前光顾着办正事,根本没有好好打量过这些熟人,这会儿细细的看,发现老皇帝和敬王其实很像,五官气质都很是出众。

  【据说老皇帝年轻的时候,迷倒京城万千少女,多少姑娘家眼巴巴的入宫赴宴,就是为了看皇帝一眼.】

  皇帝目光落在苏眷身上,眯了眯眼,天子容颜,岂容她这般直视?

  “世子妃,你上前来。”

  皇帝坐在龙椅之上,微微挺直了腰背,但既要瞧,便许你凑近些瞧,谁让朕是明君呢?

  敬王面不改色。

  宋千帆瞥了苏眷一眼,心中冷笑:马屁精。

  苏眷乖巧上前,因为凑近了,也就瞧得更仔细了,她心里叹了一口气,【可惜已经六十好几了,不仅有皱纹,白头发都有了。】

  皇帝笑容逐渐消逝:“.”

  敬王仍旧面不改色,旁边的宋千帆却闪过一抹寒意。

  苏眷此人藏不住话,真是自取灭亡。

  【都一大把年纪了,怎么还有精力选秀啊?】

  【他那个特别喜欢的苏美人也是可怜,才十八出头,他这年纪还折腾得起来?】

  【这么一对比,还是敬王好看些,丝毫不见老态。】

  皇帝额角青筋爆跳,这世子妃当真是没规矩!

  对上皇帝的视线,敬王弯下腰,额头有些冒汗。

  ‘苏眷身怀神器,能洞察天下事’这事是前几月在兴安府老夫人的七十大寿宴席上发现的,那时皇帝心血来潮,就在宴席上。

  苏眷和兴安候府的表姑娘是闺中密友,自然赴宴。

  那也是苏眷第一次心声泄露,让皇帝发现了身边的内侍借着职务之便,谋取私利之事,顺藤摸瓜查出来两三个贪污的官员,所涉银两庞大。

  之后又陆陆续续听她暴露了不少人的秘辛,但在皇帝的授意下,没人敢戳破此事。

  几个月来,他们也摸到了一些规律,苏眷的心声并非所有人都能听见,目前看来,似乎只有家世显赫,或是与皇族有所牵扯之人,或是与苏眷血脉相连之人才能听见,但像下人,宫女,太监,侍卫,这些人都是绝对听不见的。

  皇帝这么多年来,因为迟迟没有储君人选,他也年事已高,不少人都生出了异心。

  他也想借着苏眷,好看看自己的这些好臣子是人是鬼,因此赐婚给了敬王府,让敬王充当这个眼线。

  这个弟弟,他是十分信任的,绝不会有谋逆之心。

  但这几个月来,没见苏眷再透露什么正经事。

  皇帝眉头一紧,眸中掠过一抹杀意,此女总窥探旁人阴私,后患无穷,不可留。

  察言观色的宋千帆已然察觉,皇帝这是动了杀心。

  【虽然老了,但光从他广纳谏言,重用有才能的人,就能看出是个一心扑在江山社稷,为百姓着想的明君啊!】

  皇帝嘴角微勾,眉梢轻提,虽说窥探旁人阴私不好,但这世子妃毕竟不知旁人能听见她心里的那些腹诽,可以理解,若是因此定罪赐死她,有损自己明君的清誉。

  【可惜啊,到底是老了,眼神不好,避免不了识人不清,看上了个没脑子的,想立人家为太子.反倒导致以后天下大乱。】

  【他怎么会看上个没脑子的啊.】

  皇帝一愣,立太子?

  他是在考察几个宗室家的子弟,但至今还未有最后的打算,苏眷口中的那个没脑子是谁?

  这苏眷怎么不说下去了???

  宋千帆沉着脸,一颗心跳得又快又重,极为忐忑,他自然知道苏眷口中那个没脑子的人是自己。

  他手心直冒冷汗,唯恐苏眷再透露什么,一方面又觉得荒谬,立自己为太子怎么就会天下大乱了?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z88.cc。仙子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xz88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