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章 世子,你伤在何处了?_心声暴露后,我把暴君急哭了
仙子小说网 > 心声暴露后,我把暴君急哭了 > 第72章 世子,你伤在何处了?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72章 世子,你伤在何处了?

  苏眷这一跪,直接把眼泪都给跪出来了,疼得她都怀疑自己的膝盖是不是碎了。

  老皇帝扶着额头,都没眼看,“苏卿有何委屈只管说,不必行此大礼,快起来。”

  他怕这种跪法会折了自己的寿。

  苏眷忍着痛摇头,泪珠飞溅,对着老皇帝哭诉,“陛下,妾身半年前得陛下赐婚,嫁进敬王府,心中一直感激陛下,更是时时刻刻谨记,为人妻,要敬重丈夫,伺奉公婆,从未敢忘,甚至抄写了不下百遍的女诫”

  【开玩笑,我这个时候要是起来,气势就弱了,那我刚刚岂不是白跪了?】

  老皇帝:“.”现在跪着也不见能好到哪里去。

  宋千帆薄唇紧抿,盯着苏眷,自己还未找她算昨晚的账,自己现在连走路都不敢快,她竟还有脸跑来跟皇帝哭诉

  还有那女诫,是她抄的吗!?

  敬王两眼一抹黑,看着苏眷,他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,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。

  苏眷继续哭着,“陛下,妾身一直感念陛下,可是如今妾身挂念家中父母,已是担不起这福分,还请陛下能准允妾身与世子和离!”

  话落,她猛地一个磕头,直接拜在了地上,吓了众人一大跳!

  老皇帝甚至捂住了眼睛,好半晌没听见响声,这才松开了手,故作淡定。

  这个苏眷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,说话就不能好好说吗,非要又跪又磕的吓人?

  他这辈子都没被人这么吓过,生怕苏眷磕死在他这金殿上。

  然而这一次,苏眷只是轻轻的,地都没碰上,就怕把额头给磕破了。

  平国公松了口气,还以为这丫头傻了。

  老皇帝这才沉声道,“你抬起头来回话。”

  苏眷头一抬,两道泪痕挂在脸上。

  老皇帝瞥了宋千帆一眼,问苏眷,“你为何要和离,莫不是在王府里受了什么委屈?”

  苏眷咬紧唇瓣,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宋千帆,害怕的收回目光,“没有委屈的,世子待妾身一直很好,是妾身配不上世子。”

  她这唯唯诺诺害怕的样子,就差在脸上写:就是受委屈了,还被威胁了不能说。

  【你问我,我怎么说啊?】

  老皇帝:“?”朕不问,你怎么说?

  【我现在是受了委屈还被丈夫威胁的可怜弱女子啊,你是皇帝啊,明君啊,得自己来领会我不能往外诉说的委屈啊!】

  老皇帝:“.”有句粗俗之语憋在心口不知该不该讲。

  平国公和中书令险些笑出声。

  【难道我这脖子被宋千帆掐得还不够明显?】

  “陛下.”苏眷两眼冒泪光,【老皇帝啊,你看看你这婚赐的,丈夫成天想要妻子的命,我就算有再大的福气也顶不住啊!!!】

  老皇帝眯了眯眼,还真是世子掐的。

  宋千帆怒气迸发,冲向苏眷,“苏眷!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

  只见他这一巴掌就要打下去了,平国公反应最快,一个箭步上前,把小姑娘挡在了身后。

  “啪”的一声,是敬王两步上前,一掌拍在了宋千帆脸上,嗓音愠怒,“孽障!陛下面前,你还不知错!?”

  这一巴掌下去,声音清脆响亮,谁也没想到敬王会突然出手,脸色涨红,显然是被气的。

  苏眷害怕的从平国公身后探出张脸去看宋千帆,眼泪哗啦啦流,“爷,妾身不说了,妾身不和离了,您别打妾身.妾身害怕.”

  她这副模样,很难不让人怀疑,宋千帆在府里是不是天天殴打妻子。

  苏眷怕自己演得不够逼真,拼命在心里给自己做心理暗示,【他怎么这么凶,老皇帝面前他都敢动手打人,回去了肯定要打死我了呜呜呜呜。】

  【我好怕,他会不会回去后,还要拔了冬冬的舌头.】

  【我怎么这么惨嫁了这么个狠毒又残暴的丈夫,新婚才多久他就纳妾,公公包庇,婆婆劝我宽心从未把我当成一家人,老皇帝还不让我和离,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!】

  她在心里嚎得有多大声,金殿外头的人都听见了,那些还没走的大臣都忍不住为苏眷同情,好好的姑娘,就被赐婚嫁给了这么一个混账。

  陛下可实在是糊涂啊!

  中书令忍不住庆幸,幸好女儿没有嫁给宋千帆,庆幸过后又有些心虚,毕竟这婚事,多少也有自己的一脚。

  老皇帝耳朵都要起茧子了,微微眯着的目光看向敬王,公公包庇?婆婆劝宽心?

  敬王一脸懵,自己什么时候包庇了?

  自己从一开始就不同意儿子纳什么妾啊,这丫头怎么会这般误会自己!?

  老皇帝语气中带着不可违抗的天子盛怒,“世子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  天子盛怒,又有几人抗得住,宋千帆跪在了地上,“陛下!微臣从未想过要打她,这些都是污蔑啊!”

  苏眷红着眼眶,“世子是没想过打我.”【你是根本要杀我啊!】

  老皇帝薄唇微抿,已是不悦,“她脖子上的伤,难道不是你所为?”

  宋千帆哑然:“.是臣所为。”

  几人目光顿时染上鄙夷,真没想到,这个一向才名在外的敬王世子,私下竟是这般品性。

  宋千帆猛然抬头,“微臣是因为她出手伤了臣,臣才一时失了手!”

  苏眷翻了个白眼,【真会颠倒黑白啊,我伤你哪了啊?】

  宋千帆张了张嘴,话却说不出来。

  中书令和平国公顿时上下扫视宋千帆,是啊,人看着好好的,伤在哪了?

  【有本事你就露出来给大家伙儿看看啊!】

  几人:是啊!有伤你就露出来给大家看看,大家都是讲道理的。

  宋千帆青筋暴跳,那种地方岂能外露!?

  苏眷理直气壮:【没有证据你就不要满口喷粪的胡乱冤枉人好吧?】

  几人:就是,有证据你就拿出来,没有你就别满口喷粪的胡乱冤枉人。

  宋千帆气得脸色涨红,话都说不出来,一句句被苏眷怼进了肚子里。

  就在这时,老皇帝有些好奇了,目光盯着宋千帆看了许久,问,“世子,你伤在何处了?”

  把男人的尊严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宋千帆有苦说不出:“.”这种事,今日说了,明日就会传得满大街都是。

  其他人也好奇了,看宋千帆这支支吾吾脸色难看的样子,伤哪了这是?

  宋千帆死都不会说,然而,苏眷已经替他答了,【当然是伤了命根子啦!】

  众人惊:“!”

  外头的大臣也惊了:好家伙!

  今天状态不好,想不出来怎么求票票,就给大家表演一个可怜兮兮吧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z88.cc。仙子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xz88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