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73章 匣切们_魔法塔的星空
仙子小说网 > 魔法塔的星空 > 第1373章 匣切们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373章 匣切们

  第1373章匣切们

  上百把长短剑聚集在某魔法师的身边,第一个震撼的是蹲坐在林肩上的火元素领主小分体,火猴莫洛。

  他认出了这些武器都是匣切一族,这世间少数可以伤得到他本体的武器。身为火元素精灵,熟知能量特性,莫洛看得出来,这些匣切可不是病恹恹,差点断剑殒命的那些破败货;而是处于全盛时期,斩神屠魔如切菜砍瓜的异世界神兵种族。

  最让他胆战心惊的是两把距离魔法师最近的匣切,一左一右,某人只要一伸手就能握着剑柄的那两把。不管是哪一把剑,莫洛相信,都有斩杀自己且毫不费力的实力。

  尤其是那把细剑,与黄铜色的宽剑一样,都没有剑锷,是由一个比剑刃还要细的圆筒所取代。论花俏,细剑没像宽剑那样,整个剑刃密布花纹。细剑朴素很多,但光是盯着剑身看,莫洛就觉得他与火元素之灵的联系正在动摇。

  会死掉。而且是彻彻底底的死掉,元素之灵也无法成为自己的复活灵棺。

  莫洛颤栗了。

  宽剑是可汗,细剑是岁月轮,这两把同样出现的匣切有着不一样的性格。可汗正带着其他匣切瞎起哄,然而岁月轮却一直保持着安静。

  要知道,可汗可是将他从林那里得来的知识,全部传授给其他匣切;包括闪现术与某穿越众的来历也不例外。反正匣切们也不是土生土长的迷地土著,这么做反而让它们的好感度激升。

  只是虽然掌握了同样的知识,但没有其他匣切选择跟可汗一样的演化路线。用匣切们的说法,就是可汗已经走上一条特化的道路,容不下其他功能了。按照可汗本身向林的传达,就是量子化的它进入了一条不可逆的道路。无法再像过去一样,只要能量充沛,想怎么变就怎么变了。

  同样的情形,也发生在岁月轮身上。特别是为了控制时之砂,而不是将其当成一次性的许愿术道具,岁月轮更是放弃了很多得自可汗的知识。即使是现在,它也不停模拟运算着最佳模型,改进自身。沉默并不是它不愿意开口,只是无暇说些废话而已。

  有了可汗和岁月轮两个例子在前,匣切们并不急着寻找自己的特化方向,但他们也不再愿意被拘束在旧有的形体中。’匣切’二字,起源于它们不肯被束缚在任何容器中,所以任何剑鞘、刀鞘都会被它们锋锐的剑刃给破坏。事实上,它们更加向往更加庞大,且无拘无束的世界。

  重新回到迷地主位面的匣切们,正兴奋地不停交谈着,用各种方式。其实林不知道,匣切们自己也不清楚,它们与所处世界的联系之紧密,远远高出旁人所想象。

  待在维度隙缝的那座次位面塔中能够补充它们所需要的能量没错。但是那不是它们应该待的地方。要是停留在那种混乱之地久了,他们的格局会愈来愈小,最终萎缩到连意识都僵化的程度。

  待在愈庞大的世界,对匣切愈有益。当在一方大世界中,仅余一把匣切的时候,它就有机会触及到世界之核,甚至取而代之。

  这个目标,其实匣切们都隐隐约约有感觉到。但唯有魔王子阿札德手中的魔剑因撒都,真的朝这样的目标迈进。其他匣切并不认为消灭了同族,融合世界核有什么意思。那么做,难道不是另外一种拘束嘛。

  在如此前提下,除可汗和岁月轮外,其他匣切变换成它们在找到一个独有的特化方向前,最适合自己临时存在的模样。一粒指甲盖大小的金属珠子,剑丸。

  要是在过去,匣切们不会轻易缩小自己的体型。但现在的它们,已经没有这样的顾虑。就在第一波攻击被瓦解的伏击者眼前,这些形形色色的长短剑泛起五颜六色的光华,同时在光华中改变其型态,缩小其体型,直到剩下一个难以辨识的光点。

  原本被这百多把剑破去第一波攻势,包含魔法攻击在内,伏击者们还对是否发起第二波攻击有所迟疑。但是当他们看到这些长剑变不见了,只剩下看起来毫无威胁性的光点,他们反倒是变成对是否立即发动第二波感到迟疑了。

  正是这一念之差,有人动手了,有人没动手。即使是动手的,也慢了一拍,且破绽百出。没动手的看见有人动了,一部份人慌忙地跟着动作,另一部份仍旧有所迟疑;但是看见动手的人愈多,跟上的人也就愈多。

  如此,第二波攻击根本不能算是一波攻势。稀稀落落,毫无威胁性可言。倒是两条巨龙犹如雕塑一样,俯视着在牠们龙焰之下依旧生存的人类。

  但是在众人认知中,那一点威胁性都没有的小小光点,霎时间绽放出无比的光华。它们开始飞快地活动,在空中留下五彩斑斓的痕迹,而且各有特色。

  有些匣切剑丸带着火光,有些带着电光。当它们飞过之后,就像是把空气烧焦了一样,留下黑色的火影。有些剑丸成银白色,有金属质感,还有一些是七彩颜色不停轮转。当它们略过空中,就像是割开空间般,展露着那异样的底层空间。

  以林为中心,围绕着他旋飞的匣切们,将他身边变成一个奇诡瑰丽的世界。而且匣切的轨迹会重迭,它们留下来的痕迹也是这么层层迭迭,互相渲染。

  美丽吗?

  目睹这一切的林只觉得诡异。因为这所有互相干扰的色彩是混乱的,没有任何规律。就像是上百个精神病患同时在一张画布上作画。

  要是一个两个,那叫做内心世界的释放;上百个一起来,那就叫视觉上的灾难。就这么一瞬间,某人都觉得自己的san值开始在掉了。

  比起某人更不好过的,是包围网上的伏击者们。

  他们那稀落的第二波攻势,当然打不穿匣切剑丸们所织就的空间。别看金属珠子体积十分小,但他们速度极快,且留下的痕迹还带有些许神秘力量,多少也能给那些远程武器带来些麻烦,然后再被剑丸收割。

  而匣切剑丸所制造出来的诡丽景色,在这些强者眼中还不至于造成精神上的负面影响,但也确实扰乱了他们的视线。也许他们一开始认为武器缩成光球,反而是失去威胁的表现,现在的想法就不一样了。可是具体来说会有什么后果,也没人说得准。

  就在某个瞬间,这朵奇诡的异色花爆发开了!

  匣切剑丸们不再拘泥于某人身边旋飞。它们或一或二,或三五成群,朝着四面八方画出各种不规则的轨迹。有些圆滑顺畅,有些却是生硬的锐角转折。但它们无一例外,全奔着袭击者而去。

  或许金属珠子的型态,不适合上单分子锋刃这种极端属性,但是超振动切割还是相当好用的。更不用说这上百把匣切,在那么漫长的岁月里,谁没有几套压箱宝的知识呀。

  过去碍于能量不充沛的缘故,所以谁也不敢胡搞,生怕把自己给搞死了。但现在有谁不想去试验一下过去的想法?

  特别是匣切们还聚在一起,交流一下,想法可就更多了。尤其有可汗作主导,模拟试验直接上手,对于改变后能得到什么样的结果,大伙儿也有几分认识。等到有把握了,或掌握住某个平衡点后,再一举改变自己存在的根基,这对匣切来说算得上是基本操作了。

  而且匣切们在次位面塔时,和一众世界树大佬算是楼上楼下的邻居。借用一下世界树的算力也没那么困难。所以在某人没有照顾到的地方,匣切一族与世界树的交流,事实上给双方都带来或多或少的好处。

  体现到现实之中,即使是放弃剑型,以剑丸姿态的匣切们仍旧以势如破竹的声势袭向众人。然后轻易地破开任何一种防御手段,杀死对方!

  有些人死的干净利落,直接脑门出现一个血洞。有些人死的异常凄惨,碎尸万段都无法形容那堆剩下的肉山。有些人死的相当恐怖,外表只有一处伤口,事实上体内却被搅得一团稀烂;倒下的身体都像是失去骨架支撑的烂泥一样,摊在了地上。

  最悲惨的,还是那两条自以为在看戏的巨龙。龙鳞名声在外,天生拥有最强防御的牠们,理所当然成为了匣切们的重点。

  人类拿到名刀名剑,都会想去砍些什么东西来试刀,证明手中的武器为上上之选。蜕变后的匣切,怎么可能会没有类似的想法。

  打普通人,对手再怎么强也还是人类;但是打龙族,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就看匣切们以三粒剑丸为一组,螺旋形飞斩,直接在巨龙身上开了个碗口大的伤口。不仅仅是前心透后背,还被推出了一条带骨的肉柱,触地四散。

  开一个洞还不打紧,只要腾出手来的匣切,无不往巨龙身上招呼。所有匣切像是孔雀争奇斗艳一般,尽情肆虐。

  蓝龙与青铜龙根本没有意识到,高贵的龙族会成为凡人的目标。匣切们杀得又快又急,破坏力更无庸置疑。不论是魔抗较高的蓝龙,或是以物理防御力著称的青铜龙,皆非一合之敌。

  可以说,要不是匣切们急于测试新型态的自己,恐怕前三轮开孔攻击,龙族便已殒命。之后之所以打了一次又一次,纯粹是其他匣切也想试试自己的本事。

  上百位智人种的强者们,根本不够差不多数量的匣切们一波杀。要不是有两条巨龙在,恐怕不能尽兴的匣切们会进入某种危险的狂欢状态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z88.cc。仙子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xz88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