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3章 被虐的菜_魔法塔的星空
仙子小说网 > 魔法塔的星空 > 第483章 被虐的菜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83章 被虐的菜

  第483章被虐的菜

  一场和往常没什么两样的TRPG,要说不一样的地方,就是这回玩家的人物起点都很高。三个新来的朋友,直接使用有神格等级的圣者。为了配合他们,杰梅因等三人使用的是传奇人物的模板,六个玩家就这么展开冒险。

  而为了让他们玩得尽兴,游戏背景选择的是……Planescape,有翻译为巴托异域。即使是不熟这个名字的人,也应该要听过那款DD系列的游戏神作──异域镇魂曲。没听过的话,就应该去膜拜一下。

  “痛苦女神,总是在注视着你。”

  用这样的开场白,三个圣者、三个传奇走上了一场……愉快的被虐冒险。

  大量虐菜,是以中略

  某人格言:身为称职的DM,该虐的还是得虐,就算是神来也一样。

  作为被虐的玩家,当然是开始怀疑起自己的人生观。巴托异域的灰暗世界观,以及里头的NPC各种奇葩的阴暗面,说难听一点,性格中没点中二少年的成分,不管是生理或心理方面,都难以接受吧。想当初,高中时的自己,又是异域,又是EVA的,装深沉可是那个时代的基调。

  不过自己可以捧着神作,自认为字字珠玑,不代表谁都可以接受那些混乱到极致的观点。玩到后来,那位金发俊男,但顶着熊猫眼的比尔受不了了。他差点翻桌,怒道:“这什么鬼游戏,到处奇奇怪怪的……什么东西?”词穷的比尔,甚至形容不出某人所提供的世界观。

  某人语重心长地说:“所谓强中自有强中手,一山还有一山高。角色设定得再硬,还是不比抱紧命运女神的大腿,掷出一个好骰来。游戏嘛,你就算把角色设定成满级锁血的,还是有可能遇到场景杀,见面杀;要不就是有些迷团,必须要自杀才能找到线索。归根究柢,玩这个游戏的重点,还是在于骰运要好。明明掷出个3以上,就可以通过检定的,你们能够掷出个1来,直接来个大爆死,我也是醉了。这可是二十面骰呢,你们这是被女神抛弃了嘛。”

  一席话,说得对面的几个人表情各自不同。熟的那几个就不多说了,被打成猪头的艾尔是一副如丧考妣的表情,顶着熊猫眼的金发比尔则是一脸不忿,反而是一切看起来都很普通的西娅是兴奋的模样,甚至还露出了见到她以来,首次展露的笑容。

  一直以来嘴欠找抽的比尔,哪里有可能默默的忍受。他气势汹汹地站起身,一头金发无风自舞,瞪着某人,厉声说道:“人类,你知道你得罪的是谁嘛。是否有觉悟接受一切后果。”

  霎时间,整个世界像是静止了一样,河上的水浪不翻腾了,天上的飞鸟定住了,坐在桌旁的银须矮人和两个学徒,有人露出惊恐的表情,有人则是困惑。相同的是,他们的表情与动作也被停留在上一刻,不再变化。

  林敏锐地观察到这一切。但除了觉得对方很凶之外,却没有感到多余的压迫感。

  按照其他小说的套路,这时不应该是会让人感到呼吸困难,心跳加速,一颗心脏几乎要从嘴巴里面跳出来;有时还会加上口干舌燥,人被吓得六神无主,这时只能瑟瑟地发抖。但老实说,某人完全没有那种感觉。

  同时某人还观察到,跟着这三人来的那群护卫,大多也是处于僵直的状态。但他们却不像身边的矮人或学徒那样,毫无反应,眼珠子也还能动上一动。但自己没有被限制住,是他们放了自己一马,还是其他理由?在船舱中的巫妖又是如何?

  不过为了不突显自己,在察觉到周围发生的事情后,林立刻装成自己也被定住,张着口,一动也不动。

  只是某人这样的表现,反而让起了身的比尔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接话。人都被定住了,听不到旁人说话,他要继续讲有用吗?

  突然,被揍成了猪头的艾尔噗哧一笑,说:“好了,阁下,可以不用继续装了。我猜,你也应该知道我们的身份了,只是不确定而已,没错吧。”

  虽然认定对方是讹诈,想继续装死,但艾尔却拿起桌上一枚代表人物角色的棋子,指尖用力,弹了出来。假如不想在额头上多一个装饰品镶嵌在里头的话,某人也只能逃了。

  但是弹出的棋子速度飞快,林的正常反应速度根本来不及,防御型的闪现术同时自主发动。可以说某人自身瞬移到其他位置,同时还把棋子抛进不知名之处,双重闪现之后才逃过了这一劫。

  这时艾尔、比尔、西娅三人,齐看向瞬移出现在船舱门前的某人,以及同样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巫妖。双方紧张情势虽然没到一触即发的程度,但芬可是已经做好大战的准备。

  三个神作为对手,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。芬如此想着。不过在她将手伸往后腰,准备抽出大砍刀之前,她的手先一步被某人抓住。

  “等等,等等,以和为贵,妳先不要生气。”

  临战状态的巫妖用锐利的眼神撇了某人一眼,随后却是生气地甩开了某人捉住她的手,抱胸斜四十五度望天。

  林顾不得尴尬,待会儿再哄这位姑奶奶。艾尔的猜测并没有错,自己的确从一见面,就看出了对方三人身份的不简单,但也仅止于此而已。

  这一切源自于当初找到诅咒自己的疫病神力,给了某人一个提示:能不能从一个人所散发出来的权能讯息,判断出什么东西来,像是跟灵魂有关的数据化工程,或是用作闪现术的远程定位之类的功用。

  想要达到这个目的有一个前提是,收集足够多的有效样本,才能够继续做下去。所以林对于近身到一定距离,权能样本可以被自己侦测到的目标,都做了相关的权能序列编码。

  不过要将收集到的权能数据样本做完整序列编码,所要花费的时间是相当惊人的。所以某人就用抽样的方式,从收集到的数据信息中,随机挑选一千个单位玛那的权能,来做序列分析。

  虽然现在收集到的样本还不够多,但是可以发现一个趋势。就是魔法威力越强大的魔法师,大多在权能序列编码上的规律性就越明显。一千单位玛那中,可以找到一定比例以上的重复序列编码模式。

  要是用武侠类的说法来形容,就是越是厉害的高手,内功就越精纯。反之,则内功越驳杂。芬在前一阵子的侦测结果,这个重复序列占全体的比例高达71%。但是作为重复的样板,却有三种之多。

  作为比较,某人自己只有13%,卡雅7%,哈露米5%,误差大概也是落在3%上下。因为是抽样结果,所以就不保留太多小数点了。

  而这种侦测抽样的分析方法,好处是很快就能得到结果,而且也不会占用太多梦境魔法塔的计算能力。很有趣的一点是,一些不是魔法师或魔法学徒的普通人,或是非魔兽的动物,也有可能会散发出权能,但不是绝对。也许可以解释为这些人有魔法天赋吧。

  又,这一切侦测行为,都被某人编写成主动式侦查的程序。反正迷地没有什么隐私权政策,所有接近自己的人,都会被程序自动侦测、自动分析,然后给出一个结果。

  在初次见到艾尔、比尔和西娅三位的时候,得到权能序列编码重复比例是……100%。看到这个数字,猪都该知道有问题。能有如此纯度的权能,在某人的认知中,除了代表某种概念的‘神灵’之外,也想不到有其他种可能了。只不过以前只分析过神力,这一回是不是真的遇到神了?

  他们又分别代表什么神呢?除了一个以外,林对其他的并不清楚。

  那一个被自己猜出身份的,就是被打成猪头的艾尔。祂的权能序列编码中,只存在一个元素——神秘。假如这位不是神秘之主克莱因,那某人只能考虑是不是自己侦测与分析的程序,存在什么没有考虑到的例外或BUG了。

  原本以为权能应该也有着孤阴不长,独阳不生的特性。不过这个疑似克莱因的人,可真正刷新了某人的三观。但想是这么想,说出口的话还是要斟酌一下。所以林对‘艾尔’的问题,哈哈一笑后,说:“我只有猜到三位相当不凡,却没想到是三位陛下降临凡间。”

  “既然你有猜到一些,还玩得这么狠呀。”‘艾尔’意有所指地看了看桌上的残局。

  林干笑了几声后,说:“三位陛下没有表明身分,我还以为祢们是想体验一下人间的酸甜苦辣。再说这个地图背景虽然有些难度,但对三个圣者、三个传奇的人物角色来说应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。但是祢们的运气真的很差呀,这不能怪我。何况那颗骰子可不是我拿出来的,掷骰也是祢们自己掷的,我就算想作弊也做不到啊。”

  一提到骰子问题,‘艾尔’、‘比尔’立刻看向他们的姊姊──‘西娅’。而那位普通倒不能再普通的女性,却是作出了无辜的表情。

  大家这才想起,刚刚的游戏中,可没有谁是比较幸运的,所有人都倒霉倒到家了。所以又把眼神投向努力装着笑容的某人。嘴上虽然没说,但就是一副‘你这什么破游戏’的表情。

  林倒是想再努力一把,作一个尽职的地球二次元文化传教士。但‘比尔’突然冒出一句话,问道:“刚刚那枚棋子去哪了?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z88.cc。仙子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xz88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